碧色逍遥 - 分卷阅读158 [黑篮]彩虹中央的金色光芒
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

PO18官网小说排名榜

    [黑篮]彩虹中央的金色光芒 作者:碧色逍遥

    分卷阅读158

    没有再出来?”

    黄濑出事之后,等在病房外的时候赤司的瞳色就变成了双赤,几人都注意到了。赤司因为不肯去治疗被灰崎敲昏,两天才醒过来,但是从那之后一直就是赤色双眸的赤司在,再也没见到那个中二度随着年龄增长的异眸赤司,除了称呼他们还是叫名字外,都完全是当年国二开眼前的那个赤司的性格。虽然这一个赤司看着是比那一个要温柔,但是黑子总感觉这一个……要更阴险一点……

    当时赤司说那一个“他”承受不了了,黑子心里也感觉心疼,却没有想到过了两年半,都再没见到。

    赤司没有介意黑子的问话,反而笑了起来,眼神变得很温和。

    “其实我一直都在,虽然你们不知道,但是凉太总是会问‘那一个’我在哪。大学的时候很少问,因为我们一直在一起,但是高中的时候,几乎每次和他见面都要问一遍。很可爱,是不是?”

    黑子点头。

    “每次凉太这样问,我都会出来见他。这一次又很久没有见了,凉太应该还是会问。”赤司微笑,“所以我在这里等他。”

    黑子抿了下唇,没有再说话。他的包没拉紧的拉链抖了抖,二号毛茸茸的大脑袋伸了出来,紧接着,旁边一个小了几圈的小脑袋也伸了出来,黑子对它俩嘘了一声,又给按回去了。

    赤司也看了两个小东西一眼,像是想到了什么,眼神很温和。

    奇迹众到的时候,高尾已经把花瓶的水换好了,是味道很淡的水仙和兰花,赤司前几天放的,因为养的好,还没有枯。

    高尾心情很好地跟大家打了个招呼,绿间自然地把人拉了过来,握住他刚刚弄水所以有些凉的指尖。

    赤司径直走到黄濑的床边,俯身看着安静的金发少年,低头在他额上轻轻一吻:“日安,凉太。”

    两年半的时间没有在少年身上带来任何痕迹,本来他作为奇迹里年纪最大的就因为性格的问题显得像最小的,现在只是看着都会感觉黑子都比他要成熟许多。

    赤司只是这样看着黄濑,眼神就变成了世界上最温柔的颜色,轻轻握了握他的手指。细瘦的手臂上插了许多管子,看着就让人心疼。赤司仔细给他理了理头发,就这么坐他身边,静静看着他的脸。

    “啊,你们都到啦!臭阿大又把我忘了!”

    “你又没说要一起来——喂你这拿的什么啊?”

    “玫瑰呀!路过花店看到的最新进的玫瑰,怎么样,是不是很漂亮?我挑了好久才挑出来这两朵一——点瑕疵都没有的玫瑰,就给小黄送来啦~”桃井心情很好地走到窗边,把玫瑰□□水仙和兰花旁边。素白的水仙更衬艳红的玫瑰,一下显得房间里都亮了许多。

    这间病房也是绿间和赤司特意关照过的,空间很大,就是为了把方便这么一大堆人都挤进来。赤司看着他们闹,淡淡笑下,就这么坐在旁边,把一天的事细细讲给黄濑听。

    “对了小真,这个,我买到啦。”高尾从口袋里拿出来一个微型的许愿竹样式的钥匙环,放到绿间手里,“小凉今天的幸运物。”

    绿间点头,把钥匙环放到黄濑的床头。

    这两年多倒是没有断过,每天的早上绿间都会把双子座今天的幸运物放到黄濑床头,如果工作关系在外地,就拜托高尾或者赤司。今天要的幸运物难得的是他没有的东西,要准备比赛的事就让高尾去帮他找了。说来,今天还算是比较特殊的。已经连着几个月双子座运势很差了,虽然从来都不是倒数第一,但一直在第八到第十间徘徊,绿间记了一下,发现从新年开始就没有一次进到前七名的。今天居然直接蹦到了第一,说什么幸运物也不能少了。虽然晚了点,不过有就好。

    新年的时候,几人一起去了神社祭拜。黄濑不在,五个人和那年一样,往许愿竹上系了许愿纸。也许是想到了那时的情景,五个人居然都在许愿纸上写下了和国三那年一模一样的话。

    绿间的许愿纸上的话是“双子座的运气能好一些”,紫原的是“把小黄仔蘸着奶油酱吃掉”,黑子的是“每次都能吓到黄濑君”,青峰的是“让那家伙一直追在我后面”。

    一模一样的字条,尽管早已物是人非。

    青峰挂上许愿纸的时候,嘴角轻勾,露出一个有些讽刺的笑。

    他其实知道那一年黄濑的许愿纸上写了什么。过去了这么多年,说在后悔可能有些夸张,但是每次想起来,都会感觉心脏的位置有些空。

    那一年,黄濑的许愿纸上写的是:“下次一定要打败小青峰。”

    那个时候,黄濑的眼里还是只有他的。

    青峰站在黄濑床边的另一侧,离的稍微远些。他已经没有了赤司那样守在他床边、轻吻小模特漂亮却苍白的脸颊的特权,他只能这样看着。

    而赤司在新年的许愿纸上,也写了和那一年一样的话。其实赤司的许愿纸,从国二开始到现在的大三,每一年都是同样的一句话。

    “凉太,吾爱。”

    他不是在许愿,而是在神明面前宣示,这个人,他一生都不会放手。

    赤司征十郎也是人类,他会笑,会哭,会因为恋人的一个可爱的动作而感觉胸口满是暖意,会因为恋人的伤重崩溃。

    两年半,他从来没有因为任何事间断掉每天要来看黄濑一次的习惯,为此推掉了京都和国外的许多工作,都由慎太郎代劳,而赤司征臣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。

    所有人在看到赤司的时候,他都是淡然而冷静的,甚至会在别人和他说话时报以礼貌的微笑,永远是那副淡泊而无懈可击的姿态。也没有人知道,他曾经在病房里只有他和黄濑的时候,抓紧黄濑的手,哭的有多无助。

    他会哀求黄濑醒过来,而在转身离开房间的时候,又变成那个完美的赤司征十郎。

    赤司抬手慢慢给黄濑理着额前微乱的发丝。如果不是有很要紧的事,这些时间以来,给黄濑擦身或者洗头发这些事,都是赤司亲手做的。虽然不可以洗的太频繁,但小模特看起来依然永远是清清爽爽的漂亮样子,发丝柔软,颜色灿烂。

    好像嫌人还不够多一样,病房的门又被推开,这次是两位堂哥进来了。黑子眼尖地看到慎太郎放在真一腰上的手,但是在进门的同时被真一给拍掉了。

    慎太郎明显是不大乐意,对赤司就道:“太会卖你哥了,你倒是天天陪媳妇,我难得有机会回东京一次,还被你嫂——诶诶别踹,别踹!”

    赤司回头看着慎太郎就笑了一下,笑的非常温柔,温柔的慎太郎感觉汗毛都竖起来了:“是么,我的错。最近不是说在南非有个项目,也就出差三个多月吧,不长,就让慎太郎去吧。”

    真一幸灾乐祸地绕到绿间身后躲

    分卷阅读158

    - 肉肉屋

添加书签

搜索的提交是按输入法界面上的确定/提交/前进键的
上番 目录 排行 下番